谷歌浏览器如果下载不了软件,请右键复制下载地址,到新标签页粘贴访问即可下载;或者换个浏览器

晚点独家 | 元气森林新工厂将投产;龙珠资本新募资将完成

作者: SEO工具 日期: 2021-08-12 10:50:39 人气: - 标签: 晚点 独家 元气 森林

科技速递:

晚点独家 | 元气森林新工厂将投产;龙珠资本新募资将完成




元气森林广州天津工厂将于 4 月投产

计划 3 年内布局海外工厂



《晚点 LatePost》获悉,元气森林广州、天津两个新工厂将于 4 月投产,基本可以满足元气森林所有产品系列的生产。这是继 2020 年 7 月元气森林在安徽自建工厂后,再次布局自有生产线。


据记者了解,目前元气森林工厂的每条生产线有超过一千万箱的产能,今年总共将达到 1.1 亿箱产能。


根据媒体报道,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曾在去年的经销商大会上透露,仅线下渠道, 2021 年的销售目标就从去年的 21 亿元提高到 75 亿元,这意味着元气森林需要更大的出货量。


与之可对比的是,根据可口可乐官网数据,其在中国有 46 个装瓶厂。2021 年 4 月,太古可口可乐在湖北新增的塑料瓶生产线将投产;2021 年 12 月,中粮可口可乐在贵州投资的首家工厂、在全国布局的第 20 家装瓶厂也将建成投产。


据可口可乐 2020 年财报,其在亚太地区(包含中国、印度等)的营业收入为 47.22 亿美元,占比 14.3 %。


除了保障供应,自建工厂可以帮助元气森林在生产销售的全流程中降低成本。


首先是改善供应链的节奏。两个新工厂主要覆盖华南、华北市场,安徽工厂则主要服务华中市场。这三个市场是中国一线城市北京、上海、深圳的所在地。


作为一家主打 “无糖” 概念的新型饮料公司,元气森林的目标客群正是一二线城市的白领、学生等,主要售卖渠道是一二线城市的便利店。


一位元气森林工厂线的知情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生产地与销售地统一后,从下订单到商品送至零售终端,过程只需一周左右。此前,这个时间为两周。


记者了解到,元气森林决定自建工厂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提高产品的品质。


一个例证是,元气森林的产品气泡水(碳酸饮料),国内很少有工厂可以做到 “无菌线” 生产。为了更好的产品品质和口感,元气森林决定自己做 “无菌生产线”。


这是一笔昂贵的支出。据了解,仅安徽工厂的成本投入就在 5.4 亿元左右。


元气森林的产品如今已销往美国、新西兰等海外国家。据了解,元气森林计划在未来 2-3 年,以投资或自建等方式,在海外获得自有工厂。(黎诗韵)





龙珠资本将完成近 50 亿元第二期基金募资

未来深耕大消费和科技赛道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龙珠资本正在进行近 50 亿元的第二期基金融资。出资人与龙珠资本即将完成签约,基石投资者中包括美团和腾讯,他们也是龙珠资本第一期基金的基石投资者。


龙珠资本是美团的产业投资基金,2017 年由美团作为基石投资者发起设立,最初投资方向集中于大消费领域,其首期基金于 2018 年募集 20 亿元,出资人有美团、腾讯、招商资本局母基金等,这次融到的钱是当时的两倍多。


首期基金,龙珠资本与高瓴资本联合领投蜜雪冰城;独家投资喜茶的 B 轮融资;参与了理想汽车的 C 轮融资。现在理想汽车已经美股上市,市值 238 亿美元;蜜雪冰城也被传将于今年登陆 A 股,目前估值超 200 亿元;据多名投资人透露,目前还没有明确上市计划的喜茶,估值已达到 330 亿元。新茶饮品牌古茗奶茶,龙珠资本也是最大外部投资人。


除了上述项目之外,龙珠资本还投资了谊品生鲜、Swiggy(印度外卖平台)、乐禾食品和幸福西饼等品牌。


如今新消费的好项目都不容易投,优秀消费公司本身就有好的现金流和利润,没有必要和机构分股权。


此外,龙珠资本目前的几起明星消费项目更多聚焦于产业链下游,如喜茶、蜜雪冰城,作为产业基金,龙珠资本还需要在产业链上有更广泛和深度的布局,如在消费供应链上的布局等。


因此在完成第二期募资的同时,美团龙珠投资委员会迎来一位新的合伙人于红,成为美团龙珠投资委员会的第四位成员。


于红先后任职于华兴资本、 GGV 纪源资本,其领域偏向科技互联网行业。在纪源资本任执行董事期间,她的投资成果包括作业帮、Musical.ly 和火花思维。


Musical.ly 已被张一鸣以 10 亿美元收购;《晚点 LatePost》此前报道,火花思维最新估值达 15 亿美元;作业帮估值则超 100 亿美元,有消息称其将在今年登陆美股。


更大的基金规模,也为龙珠资本更多元的投资方向留出空间。据了解,第二期的 50 亿元除了用于继续深耕大消费的同时,将往物流等领域拓展。此前,外界曾将龙珠资本称为 “美团战投二部”,但在增加新的投资方向后,二者的区别会更明显。(陈耕)




百度 Apollo 将与禾赛联合研发激光雷达

应用于百度第五代 Robotaxi


《晚点 LatePost》从业内获悉,百度自动驾驶平台阿波罗(Apollo)近期与激光雷达公司禾赛科技达成合作,将与禾赛共同研发新一代激光雷达产品,搭载于其第五代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中。


2017 年 4 月,百度发布 “阿波罗计划”,面向车企及自动驾驶公司提供软、硬件一体的自动驾驶系统,随后开始将 Robotaxi 作为落地场景重点布局。


2019 年至今,百度 Apollo 先后在长沙和北京开始 Robotaxi 试运营,并在 2010 年 10 月面向公众推出了 Robotaxi 服务 “Apollo Go”,目前已覆盖北京的亦庄、海淀、顺义数十个站点。


在激光雷达方面,百度无人车早期采用美国激光雷达公司 Velodyne 的方案。2016 年 8 月,百度曾与福特共同投资 Velodyne LiDAR 1.5 亿美元。


但 1 年后,百度与光速中国领投了禾赛科技 2.5 亿元 B 轮融资,百度与禾赛的合作也由此开始。2017 年底,百度推出一套名为 “Pandora” 的自动驾驶开发者套件,将激光雷达、环视摄像头模块、多传感器融合和感知识别算法集成一体,采用的正是禾赛的激光雷达。


此外,《晚点 LatePost》了解到,百度还搭载过禾赛的 Pandar 40P,Pandar64 以及 Pandar128 激光雷达。


禾赛科技 2016 年开始研发应用于无人车等领域的激光雷达,先后推出了 40 线、64 线、128 线激光雷达产品。据美国加州车辆管理局发布的自动驾驶公司路测数据,2019 年总里程数排名前 15 的 Robotaxi 公司中,10 家以上采用了禾赛科技的激光雷达。中国公司中,除百度外,滴滴、文远知行、小马智行等自动驾驶公司的激光雷达也都由禾赛提供。


3 月 25 日,美国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Kodiak 宣布,其新一代自动驾驶卡车系统也将集成禾赛的 Pandar 40P 激光雷达。


今年 1 月,禾赛科技向科创板递交上市申请,计划募资 20 亿元,但 3 月撤销了申请。今年以来,随着监管收紧,已有多家拟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终止上市。


虽然特斯拉 CEO 马斯克曾多次炮轰激光雷达 “昂贵、丑陋、没有必要”,“傻子才用激光雷达”。但全世界范围内,除特斯拉之外的大多数车企和自动驾驶公司正在越来越多地将激光雷达作为自动驾驶传感器的主流配置。


小鹏汽车此前宣布,其 2021 年的量产车型将搭载大疆投资的 Livox 激光雷达。华为去年底也推出了车载激光雷达产品,将搭载于北汽 Arcfox 与华为的一款联名车型中。


百度在量产车领域也已开始布局。今年 1 月,百度宣布与吉利合作,组建智能汽车公司 “集度”,意为 “集百度 AI 能力之大成”。百度希望通过控股一个整车合资企业,把 Apollo 等智能驾驶方面的研发积累应用于量产车型中。


从股权结构与组织架构看,合资公司以百度为主。百度、吉利通过其子公司分别持股 55%、45%。百度董事长、CEO 李彦宏为实际控制人。百度副总裁、度小满旗下金融信贷平台 “有钱花” CEO 梁志祥任董事长。百度聘请的,菲亚特克莱斯勒亚太区智能车联事业部负责人、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 CTO 夏一平任董事兼总经理。百度副总裁李震宇、何俊杰任董事,副总裁周欢任监事。吉利方面,只有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安聪慧任合资公司的董事,吉利控股 CEO 李东辉任监事。


宣布造车以来,百度股价一度上涨超 20%,市值破千亿美元,并刚刚在香港打开了一扇新的资本窗口。3 月 23 日,百度在香港二次上市。根据招股书,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Apollo 累计测试里程达 430 万英里,持有 199 块中国自动驾驶牌照。


在其二次上市的招股书中,百度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在自动驾驶方面的研发投入:“Robotaxi 是自动驾驶最大变现机会之一。”(王海璐)




猿辅导、作业帮、好未来等公司集体布局硬件

想占据更多学习场景



获客焦虑下,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开始集体布局硬件,尝试以此为入口,占据用户更多学习场景。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作业帮将在 2021 年 8 月前后推出第一款智能台灯,目前已启动平板项目;好未来专门成立硬件部门,正在筹备智能台灯;新东方的智能台灯项目还在寻找解决方案;猿辅导已经给工厂签订了智能写字板订单,并在深圳组建了硬件团队。


一位供应商表示, 2020 年初和一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沟通硬件方案时,对方还反应冷淡,但到了 2020 年下半年,“感觉行业一下子就火了。”


2020 年下半年,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和腾讯教育先后推出智能作业灯,均主打护眼、检查作业、课后辅导等功能,点燃了教育公司研究硬件的热情。


教育公司扎堆做硬件的背景是,获客成本保持高位,而硬件产品或许能成为新的获客入口。


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曾表示,硬件本身不盈利,是亏钱的,但靠后续服务可能实现盈利。


教育硬件也是个足够广阔的市场,多鲸教育研究院预测,2022 年 K12 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 570 亿。


目前传统硬件厂商在教育硬件市场占据主流,据 IDC 数据,在 2020 年第二季度,步步高品牌在中国学生平板市场份额最高,达到 41.8 %。


“教育公司做硬件,对传统硬件厂商将是个降维打击。” 上述供应商称,硬件本身只是个优化体验的工具,但硬件背后的内容和服务才是更重要的,更能打中用户痛点。


一位供应链人士称,传统硬件厂商的产品内容主要包括两部分,电子教材内容以及直播课程内容(自研或外接),主要满足中小学生课后同步巩固及作业辅导的需求。


教育公司结合自身内容优势,能更自然地切入学习场景。


基于错题场景,作业帮错题打印机(喵喵机)在 2020 年市占率超过 60%;在作业帮即将推出的智能台灯中,作业检查、讲解是核心卖点,作业帮超过上亿题库将成为其内容基础。


此外,目前作业帮有超过一万名辅导老师,他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批改学生作业,借助平板、智能台灯等设备,这些辅导老师的工作效率将被提高,且能够通过硬件收集学生数据,为学生提供更多个性化服务。


但和硬件厂商相比,教育公司线下渠道能力还不强。


据官网数据,步步高在全国已经有超过 18000 个销售网点、50 多家体验中心,而上线半年多的大力智能作业灯 “大力神灯”,目前主要通过电商平台销售,线下则零散分布在书店,商城等。


更大的问题是,由于出货量较少,教育公司缺少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此外,硬件产品产业链较长,需要和重要元器件供应商建立代工关系,产品交付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


小白智慧打印负责人郭东旭告诉《晚点 LatePost》,2021 年上游芯片紧缺,部分芯片价格近 3 个月已经翻了两倍。


“年出货量超过百万台的企业,有钱也难买芯片,而刚入行的教育公司年出货量仅几十万,在拿货上更没什么话语权。” 他说。(陈晶)




- FIN -

网友评论:

木林火 :司藤 刈族喝的东西,能好喝吗

李蓝熙 :最难喝的饮料,海卖的死贵

文章来源:https://www.toutiao.com/group/6943609039460794910/

Copyright © 2009-2021 水淼软件技术 Inc. 保留所有权利。粤ICP备16013086号 粤ICP备16013086号-1 霏凡 转载侵权联系删除